恩,每次一到这个时候就好不爽

恩,周末过得越开心,周日晚上就越感觉到寂寞,帮人家调了个bug之后,一种莫名的寂寞感,可能是周末的充实和平时的反差。我一直认为除了少数的天才以外,一个的水平基本取决于他所处环境的上限,所以我第一次听到被扔过来干活的消息的时候,我就很不爽。

最不爽的就是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,一开始保研找老师的时候,见面我就先把自己的缺点交底(我还是太哪义务),然后被说了一通你这个不行、那个不行,然后我们这里有完整的训练,你要好好搞研究,不能随便出去实习。我当时就表明一个观点,不想做那种没什么意思的项目,整天就是烦躁的业务逻辑(不没有瞧不起的意思,只不过在学校还是应该做的有意思的),重复的代码。然后,研一上做那个SB项目,当时居然还有人感觉接项目好,我当时真是日了狗了。

学校肯定是有好处的,导师忙自己的懒得管我们,我才有时间看没用的,破项目应付应付就完了。结果,擦擦,直接扔出来了。我当时真是日了狗了,说话算话嘛,自打脸这么开心嘛。虽然我也见到自打脸好多次了,你这次也太爽快了吧,到底有多大的好处。然后留下来,问我要不要读博,=。=,不过我感觉他也就是问问,都这样,我还读我不是有病嘛。

只能说,到北京来的生活,基本和估计的差不多,不过,这边的老师倒是刷新刷新了我的下限,=。=,果然是什么样都能当教授(专指学术上,能赚钱什么的不就不说了)。

生活也有好的,北京的『环境』好多了(恩,不是指自然环境),最近一段时间,我看PLT的论文比ML的论文都要多,看论文还有悄悄的看,也没有以前实验室的环境,有问题,要远程去问,我最不能忍的是这破学校实验室上网还要钱,论文库买的不全,我还要找在学校的人下载。

算了,就吐槽这么点吧。




X